個人蠻喜歡的一首詩,

可能僅次於索忍尼辛和泰戈爾吧。

他們兩人都相信
是一股突發的熱情讓他倆交會。
這樣的篤定是美麗的,
但變化無常更是美麗。

既然從未見過面,所以他們確定
彼此並無任何瓜葛。
但是聽聽自街道、樓梯、走廊傳出的話語——
他倆或許擦肩而過一百萬次了吧?

我想問他們
是否記不得了——
在旋轉門
面對面那一刻?
或者在人群中喃喃說出的「對不起」?
或者在聽筒截獲的唐突的「打錯了」?
然而我早知他們的答案。
是的,他們記不得了。

他們會感到詫異,倘若得知
緣分已玩弄他們
多年。

尚未完全做好
成為他們命運的準備,
緣分將他們推近,驅離,
憋住笑聲
阻擋他們的去路,
然後閃到一邊。

有一些跡象和信號存在,
即使他們尚無法解讀。
也許在三年前
或者就在上個星期二
有某片葉子飄舞於
肩與肩之間?
有東西掉了又撿了起來?
天曉得,也許是那個
消失於童年灌木叢中的球?

還有事前已被觸摸
層層覆蓋的
門把和門鈴。
檢查完畢後並排放置的手提箱。
有一晚,也許同樣的夢,
到了早晨變得模糊。

每個開始
畢竟都只是續篇,
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

http://www.hgjh.hlc.edu.tw/~chenli/szympoem.htm

不過她已經過世了,令人難過。

 

墓誌銘

 這裡躺著,像逗點般,一個

舊派的人。她寫過幾首詩,

大地賜她長眠,雖然她生前

不曾加入任何文學派系。

她墓上除了這首小詩,牛蒡

和貓頭鷹外,別無其它珍物。

路人啊,拿出你提包裡的電腦,

思索一下辛波絲卡的命運。

創作者介紹

鋼筆得第一

住井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